查新申请网上填报
当前位置:  首页 / 最新资讯

最新资讯:    证章小天地,中医大世界(二)——“神州国医学会”与“国医节”

证章小天地,中医大世界(二)——“神州国医学会”与“国医节”

信息来源: 贾杨 贾茗萱 上海市中医文献馆    日期:2019/3/29

周日,春意盎然。上午女儿没有补课任务,吃过早饭,就和我挤在一起摆弄老徽章。我是有些仪式感的,泡了一壶小青柑。当香气溢满书房的时候,就请出了今天的主角——一枚蓝底金字长章。



此章长5.3厘米,宽1.7厘米,正中书“神州国医学会”,右侧竖写 “八一六改组”,左侧竖写“成立纪念”,两边饰有席纹,整体有如波浪起伏,十分灵动。



虽然留有明显的岁月痕迹,但在光线反射下,仍然熠熠生辉,充满设计感(图一)。在我们上海市中医文献馆门口的中医文化墙上,就有这枚章的浮雕。




001.jpg

图一 “神州国医学会”章



看我一直摩挲这旧旧的小章,女儿好奇地凑过来问:“八一六改组……改什么组啊?难道之前的名字不是‘神州国医学会’吗?”这姑娘看多了民国时期的中医药徽章,知道那个时代各类社团层出不穷,名称中含有“中医”、“国医”字样的比比皆是。


我只笑不答,回手取来日历,先问她:“今天是几号?”“3月17日啊……有什么特别吗?”女儿困惑了。


3月17日!如果你是一位中医药工作者,但看见“3.17”这三个数字毫无反应的话……,我可要请你喝一杯苦苦的黄连水啦!



2019年3月17日,是中医药界大团结纪念日(“国医节”)九十周年!



女儿喜好中医,但对这“国医节”,却不知详情。此枚“神州国医学会”章,就和“国医节”密切相关。近期央视热播的电视剧《老中医》,其中也涉及了“国医节”相关的一件大事——“废止中医案”。就让我们再现一下九十年前的波澜壮阔吧。



1929年2月23—26日

民国政府卫生部举行第一次中央卫生委员会议,有17人参加,其中包括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褚民谊、中华民国医药学会上海分会会长余云岫、上海中央大学医学院院长颜福庆、东北防疫处处长伍连德等,以及上海、南京、北平、天津、广州等市卫生局长,并没有一个中医。


会议提交并通过了四项废止中医药的提案:《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》、《统一医士登录办法》、《制定中医登记年限》、《拟请规定限制中医生及中药材之办法案》,后合并为《规定旧医登记案原则》。



该案主要包括以下内容:



1、处置现有旧医。由卫生部施行旧医登记,给予执照、许其行业,登记期限至民国19年底止。

2、设立医事卫生训练处,限5年为期,对已登记的旧医进行补充教育,训练终结后给予证书。无此项证书者停止营业。

3、自民国18年为止,旧医满50岁以上,在国内营业20年以上者,得免受补充教育,给特种营业执照,但不准治法定传染病及发给死亡诊断书。此项特种营业执照有效期为15年,期满即不能使用。

4、取缔宣传旧医,禁止登报介绍旧医。

5、检查新闻杂志,禁止非科学医学之宣传。

6、禁止成立旧医学校。



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废止中医案”。该案的通过,引起全国中医药界的激烈反应。1929年2月25日,上海《新闻报》率先披露了会议内容。上海市中医协会夏应堂、殷受田、朱少坡等人立即致电卫生部表示强烈反对,并将题为“否认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摧残国医各议案,谨告全国中医同志”的电文刊登在27日的《新闻报》上,以唤起全国同仁的响应。


上海中医界有识之士率先行动,发起并组织了全国性的抗争运动。1929年3月17日下午,全国中医抗争大会在上海总商会礼堂召开,参加大会的有来自全国15个省243个县市的中医代表共281人。


会场悬挂着“提倡中医以防文化侵略”、“提倡中药以防经济侵略”的巨幅标语,群情激昂。大会成立了“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”;确定3月17日为中医药界大团结纪念日;并选出了谢利恒、隋翰英、张梅庵、蒋文芳、陈存仁五人请愿团,其中谢利恒任团长,隋翰英为南京代表、张梅庵为上海药业代表、陈存仁任总干事,蒋文芳为秘书。


1929年3月21日,请愿团坐火车离沪奔赴南京,除五人请愿团成员外,尚有陆仲安、张赞臣、岑志良三人随行,沿路受到苏州、镇江、南京中医药界的热烈欢迎。到南京后,请愿团一行先后拜谒了行政院长谭延闿、考试院长戴季陶、国民党秘书长叶楚伧以及林森、张静江、李石曾等国民党元老。





他们纷纷表明支持中医,说废止中医是西医的一厢情愿之举。23日下午,蒋介石接见了请愿团,表示“我对中医绝对拥护,你们放心好了。”最后,卫生部长薛笃弼出面宴请请愿团,明确决不会实施废止中医提案。




3月25日,请愿团返沪。不久,国民政府批谕,明令将卫生部禁止中医的“前项布告与命令撤销”;同时,发给谢利恒、陈存仁出任卫生部顾问的聘书。其后,国民政府成立中央国医馆,专门负责中医中药的管理与研究。国医馆成立之初,即大力推动中医立法,提出国医条例草案,由馆长焦易堂提请立法院讨论,于1930年3月通过了《国医条例(草案)》。卫生部根据这一条例,正式成立委员会。


此后,为纪念“三?一七”全国中医抗争大会,特设“国医节”,将每年的3月17日作为全国中医药界的节庆日来纪念。到今天,整整九十年了!


“国医节”的来历明白了,可这个和神州国医学会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?女儿的兴趣一下子被勾起来。我们回到那枚徽章,上面有“八一六改组,成立纪念”的字样,这就说明,神州国医学会这个名字是某年的八月十六日重新改组后新命名的。那这个社团的前世今生是怎么样的呢?


1912年,余伯陶等人在上海发起成立神州医药总会,以“发达我们中国古有的高尚优美学业,以尽保护四万万同胞的天职”为宗旨。会址在浙江路小花园西首宝安里,后迁至厦门路尊德里6弄86号。历任会长有余伯陶、颜伯卿、朱少坡等。



这里要介绍一下余伯陶先生。他是嘉定人,师从苏州名医曹沧州。开业于上海九江路。精通医理,擅长内科,名盛一时。


民国初年,孙中山慕名延其诊视,给予褒奖。1906年参与创立上海医务总会,任会董。曾发起组织上海医界助饷团,资助辛亥革命。著有《疫症集说》、《鼠疫扶微》、《救急便览》等书。




神州医药总会设于上海,同时在川、陕、闽、苏、晥、赣、云、贵、豫等省设有分、支会70余处,会员最多时曾达万人。1928年2月,该会经上海市卫生局核准为正式医药学术团体。


神州医药总会成立后,一方面辅助政府的卫生行政管理,比如多次选派考试委员参与上海市卫生局组织的医士登记审查,参加中央国医馆工作,应地方法院咨请鉴定方药等;另一方面致力于中医药事业发展,比如创办神州医院,发行《神州医药学报》等多种中医报刊(图二)、开办神州医药专门学校(神州中医大学)(图三),设立药品陈列所等,并在1937年淞沪会战期间,发动会员募捐,组织受训中医奔赴战地救护。




002.jpg

图二 《神州医药学报》第二年第二册(来源于“孔夫子旧书网”)



003.jpg

图三 包识生编辑的《神州中医大学解剖学讲义》(来源于“孔夫子旧书网”)



1931年8月16日,神州医药总会召开改组动员大会,更名为神州国医学会。这便是徽章上面“八一六改组,成立纪念”字样的来历,说明这枚章是当时改组动员大会参会代表的纪念章,十分珍贵。


抗战爆发后,因上海沦陷,神州国医学会会务停顿。1947年复会(图四),一直持续到1951年宣告解散,前后历经三十九年。因此说,神州国医学会(神州医药总会)是民国期间我国成立较早、规模较大、维持会务时间较长的全国性中医社团,学术影响力与社会声望极高。




004.jpg

图四 上海神州国医学会复员后理监事及各组委员联欢会 卅六年七月廿三(来源于7788收藏网)



我看女儿听得津津有味,就给她讲了一个小插曲。“你知道民国时期中国近代第一次广播电台的中医讲座是谁讲的吗?”“啊!难道民国的广播电台也有中医讲座?”女儿这个年龄的孩子真的很少有机会听广播了,哪像我们小时候,广播就是打开世界的窗口啊!


记得上小学时,每天晚上六点半,我就会趴在家里的五斗柜前,听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播放刘兰芳的评书《杨家将》,那可是童年的美好回忆。




1923年,中国最早的无线电广播电台在上海开播。1933年12月10日,为“宣传国医药真效验,增加人民卫生常识”,神州国医学会发出告示:“刻承建华广播无线电台允予假座,每天午后五时起至六时止,逐日宣讲国医药各种学术、理能及卫生常识等等”。


自1933年12月20日起,在上海福煦路312号建华无线电台开始宣讲。播出以后,“闻风兴起者,大不乏人”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顾明道、王明瑛、叶超然、邓凤笙、叶鉴清、顾惠德、朱肖山、朱孟载、鲁一贯、陆渊雷、苏霭如、庄虞卿、吴养正、王德发、戎子香、卢继材、吴佩衡等中医药界人士,先后在无线电台介绍中医中药。讲座持续至1934年8月停播。神州国医学会主办的每天一个小时、长达八个月之久的“无线电国医药宣传”,首开借助广播电台宣传普及中医药知识的先河,值得纪念。






“爸爸,说了这么多,你还没告诉我今天这个日子和神州国医学会到底有啥关系啊?”女儿也是急性子。“最有意思的要放在最后说嘛。”我故意逗她。要说起神州国医学会的不一般,那就是它经历了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二次中医药界抗争事件,并在其中发挥了重要领导作用。


第一次是1912年,北洋政府教育部在新颁布的学制及学校条例中,仅提倡设立西医学各类学校而没有涉及中医,完全将中医学排斥在医学教育系统之外,这就是中医教育史上有名的“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”,引发中医药界强烈不满。神州医药总会会长余伯陶等人通函各省,同各地中医药团体积极联系。1913年10月,神州医药总会联合19个省市的中医药界团体及人士,组成“医药救亡请愿团”,进京向教育部及国务院请愿。上海代表叶晋树在离沪前,神州医药总会特地举行了欢送会。


1913年11月23日起,各地代表赴京请愿,请愿书由神州医药总会李晋臣、徐相任(曾任神州医药总会常务委员等职。建国后,受聘为上海市中医文献研究馆馆员)起草。1914年1月8日,北洋政府教育部在各方舆论压力下,复函请愿书,明确表示并无歧视中医。1月16日,北洋政府国务院正式复文,对请愿书所提出的包括设立中医药学校、开设医院等发展中医药的请求原则表示准许,此次请愿取得了初步胜利。


第二次,就是前文详述的“废止中医案”。消息传出,全国为之震动,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废止风潮。神州医药总会、上海市中医协会、中华医药联合会、医界春秋社等40余个中医药团体组成“上海特别市医药团体联合会”。该会于1929年3月17日召集全国242个中医药团体在上海召开大会,成立“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”。神州医药总会的蔡济平、蒋文芳当选“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”执行委员会常委,谢利恒、徐相任当选执行委员会委员。其中谢利恒、蒋文芳还是五人请愿团成员,谢利恒任团长。可以说,神州医药总会在1929年的抗争风云中,全面唤起了中医药界团结进步、争取权利、勇于抗争、不断革新的意识,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。


“国医节”的荣耀与光辉,永远映照在神州医药总会的徽章上。


故事讲完了,一壶小青柑泡了四五次,滋味还是那么浓。女儿把神州国医学会的徽章拿在手里,细细端详,喃喃道:“爸爸,这枚章,真像一面飘动的战旗。”


没有奋斗,哪来荣光!


谨以此文,向九十年前的中医药先辈致以无上敬意!





主要参考文献


(本文主要参考了季伟苹老师主编的《上海中医药发展史略》;杨杏林老师2009年发表在《中医文献杂志》的论文“民国时期上海主要中医药团体简介”、齐丹老师的硕士论文“神州医药总会研究(1921-1951)”以及张效霞老师2018年6月发表在《山东中医药大学校报》的文章“近代第一次广播电台中医讲座:神州国医学会无线电国医药宣传”等,在此一并致谢。)



(本文作者:贾杨 贾茗萱)

版权所有:上海市中医文献馆,瑞金二路156号 总机:64371481 54669083 门诊咨询:64371505 邮编:200020 沪ICP备05041259号

国产中文字幕